看川剧,在酒吧喝茶,想念那些曾一起整酒的兄弟

  伊斯兰教的已婚妇女不允许让外人看见裸露的肌肤,中国大陆各省市到各县区到各乡镇甭管生孩子的堕孩子的还是小姑娘的一溜的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女人身上的遮盖物越来越少,肌肤越露越多,于是越来越不宝贵。女人于是想了个办法,我套上层丝袜!这和男人说“我不射我不射在里面但是如果你怀孕了你愿意做掉孩子吗”一样,你他妈的这不是装逼是什么?

  晚上的时候跟水木上的朋友一起看了川剧《金子》,剧后有人提议说今天是ICM生日,大家一起去庆祝生日吃蛋糕吧。在东门大桥一酒吧里,女人且不提,男人们有点可乐、牛奶、茉莉花茶……你他妈的几个大男人三更半夜跑酒吧里,酒吧小二连防吐袋都准备好了,你说我是来装逼、装小资、装文艺青年、装太子党,我喝只三鹿,这不是瞎扯鸡巴蛋嘛。

  有人给我说我们没一起前,我一直觉得你成熟稳重。我们在一起这段时间,我才发现……这年头装逼谁不会啊,别看你那些个上海男、已婚男、傻×男装个二百五就像个二百五,我比他们更能装。毕业工作到现在,从0到1再到10,我TMD要不装逼现在都还是民工。往往因为感情是真的,所以更愿意让你了解到最真实的一面,不做作、不虚伪,你所看到的我,就是真实的我。我始终坚信有装逼的人也有不装逼的人,有喜欢装逼男的人也有喜欢不装逼男的人。

  写这篇BLog仿佛做了一场梦,做了梦回忆不起来是很遗憾的,于是我梦遗了,所说之处多有遗漏和不谨慎的地方,如果冒犯,给我拿卫生纸来。

关键词: 川剧 , 喝酒

上一篇: 周二赏舞蹈诗剧《天边的红云》
下一篇: 光光节前流血事件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1
回复 Subaru 2008, October 31, 9:15 AM
这年头,是个人都在装b,无可避免。
回到家里,或者在至亲至信的人面前,能不装,就很好了。
说道喝酒, 昨天不是个适合喝酒的天。
11月底吧,出来喝几次。
11月底,是个适合喝酒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