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川西北

走在路上,一次次的被人问着同样的问题:“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做什么?” 
我只能回答来自成都,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不停的走,身体越累心越轻松。 

出行前三天:做了个恶梦,整天都有不详的感觉。 
出行前两天:继续做恶梦,好几年没有做恶梦了。 
                   我有些迟疑了,难道真的要出事? 
出行前一天:依然去买了票,男人还是应该有些冲劲的。 

D1:成都-阿坝县。 
在距离阿坝县城大概30Km的山顶我下了车,远远的看见山顶有个雷达站,决定去看看,刚下车走了没有200m就被两大兵抓获了,在岗亭把我的包翻了个底朝天,又足足盘问了我半个小时,他们看我确实不是去刺探情报的就让我立马滚蛋。我灰溜溜的走出营区等了30分钟也没见到一个行人一辆车,山上覆着一层雪,风又有点大,冷的很。没办法又再次溜回营区找到一个一杠三星告诉他我现在下不了山了,我来之前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来这里,要是我挂了,他们肯定要来找你们麻烦的。软磨硬泡了整整10分钟一杠三星实在不耐烦了找了个小兵让他骑摩托送我去阿坝县城。在这里BS一下小兵,丫的把我弄到山下就不愿意送了,居然让我自己走过去,还欺骗我最多走的了半个小时。还好走在路上遇到拉马粪的拖拉机,坐了一段又遇到一大货车才得以在天黑前进入阿坝县城。 

D2:阿坝县-格尔登寺-马尔康。 
喇嘛,藏人很热情,走在路上他们会主动给你打招呼,会用力的拍你肩膀。我一时冲动送给几个小孩子几块巧克力,花生等东东,不一会儿跑过来一大群藏族小孩还有不少大人,瞬间就把我的干粮分光了。有个藏民从口袋里抓出一把东西用一双黑手不停的捏成块状然后递给我让我吃,一群人看着我,不吃又不行,吃又实在~~~最后一咬牙整个吞了下去,差点没把我梗死。 

D3:马尔康-成都 
当一个人走过一个个车站,而一个个个车站又成为他生命旅程中的回忆,他也将注定不再是原来的自己。 
在与一个个车站的邂逅中,在一次次等待的磨砺中,他将慢慢成为一个坚忍、淡定的旅人。 

川西回到成都已经有两天了,昨晚睡觉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是在长途车上,那种颠簸和孤独的感觉让我无法入眠,于是我起来写下这次出游。 

补:想对关心我的朋友说,我已经回复平静了。现在的我很珍惜在成都的生活。 

1.jpg - 大小: 116.53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2.jpg - 大小: 107.75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3.jpg - 大小: 133.29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4.jpg - 大小: 122.9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5.jpg - 大小: 116.76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6.jpg - 大小: 67.73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关键词: 马尔康 , 格尔登寺 , 阿坝 , 川西 , 游记 , 旅行 , 行走 , 暴走

上一篇: 我渴望能見你一面
下一篇: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