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成都的长城宽带就是垃圾

或许我这个标题不客观,因为我不能代表整个成都长宽用户,为公正,我应该说某某小区的长宽网络是垃圾。但当每次长宽出问题,我打服务热线的结果,或许可以说明整个成都长城宽带的一些问题。

一、
每周至少断网一次,没有任何征兆,随机出现在你准备发出一份电子邮件时候、你回到家打开电脑准备上网的时候、你躺床上,准备用平板查一个资料的时候、你手机刷机一半,遇到问题要上网下升级包的时候……

二、
出问题后打长宽热线028-68033333,接线员先是质疑你电脑中了病毒、你路由器设置有问题、你没安装正版win软件……当你花5分钟,说明确实是长宽问题后,接线小姐也终于在系统后台查到了比你更快报修哥们的记录,确认了的确是该片区长宽网络问题。

三、
这时你需要知道网络什么时候可以修复,对不起,接线员永远只会给你说技术人员正在现场抢修,不确定修复时间。

四、
因为长宽问题,对你造成的一切损失,包括上网时间的损失,长宽一律不负责。能在3天之内给你解决问题就很对得起你了,你还敢有非分之想!

五、
如果你想退剩余服务费,接线小姐会告诉你“我查一下”,一分钟后“对不起,我们没有这个业务”。

六、
如果你对接线小姐服务不满意,想找更高一级的客服人员。
接线小姐:你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说就可以了
我:我想投诉你
接线小姐:这个事情我可以处理,你向我投诉就可以
我:#¥%……&*()

七、
我:我要去工信部网站投诉你们
接线小姐:好的,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


附去年的一篇:

对成都长城宽带没脾气了


关键词: 长宽 , 宽带 , 成都

对成都长城宽带没脾气了

之前电信宽带用的好好,五月份鬼使神差的换成了长城宽带,现在愈发的不明白当初为啥要做这个决定。

总之现在就我使用中的观察,成都长宽在我家的使用情况是平均每隔三天会断网一天。如果有朋友正准备新装成都长城宽带,希望你在安装前先问自己。是否可以忍受在你玩的很高兴的时候,网络时不时的、突然间的断网几个小时或是几天。而且客服小姐永远都不知道网络什么时候可以修复,你能做的也就是无尽等待与苦逼的连上路由器不停刷新。

临时用手机网络上的,多的懒得说了,等长宽到期,还是抱紧电信大腿靠谱。

关键词: 电信 , 长城宽带 , 成都

记起金色夏威夷二楼的板凳抄手和一环路东一段的龙抄手。

那还是05年,我刚毕业那阵,我在金色夏威夷某个楼层上班,具体几楼我已经忘记了,能记起的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中午都为午饭所发愁。

最初是到处打游击,在一些很小的苍蝇馆子,吃面条、冒菜、炒饭等。后来不堪小苍蝇馆子的卫生条件、环境的闷热与拥挤,有一阵我开始坚持每天晚上在家里多煮点米饭,再特意煮上一截香肠,第二天带到公司,就是我的午饭。这样持续了大概一个月,终于有一天,公司上午开了很久的会,散会后已经是下午,于是老板带我们出去吃饭。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在金色夏威夷的二楼,还有相对干净的,物廉价美的,可以比较愉快解决午饭问题的地方,就是板凳抄手。记得我最喜欢的是板凳抄手里的牛肉土豆盖浇饭,能吃饱肚子,味道也不错,价格也便宜,似乎只要8元钱。就这样板凳抄手成了我的定点食堂,中午吃,晚上也吃,而且基本就是重复的牛肉土豆盖浇饭,很偶尔的时候,会换其它的。遇上刚发工资,中午的时候还会多点上碗热豆浆,美美的喝掉。

后来我的工作地点更换,就很少吃到板凳抄手。若是路过八宝街,如果正好中午,我会特意的走过去,但再吃的时候,已经没有当初美好的感觉了。

当时我住的地方在建设路,附近一环路东一段有一家龙抄手,也是属于相对干净卫生,又物廉价美解决吃饭问题的店。我有一阵晚饭都在龙抄手吃,也是土豆烧牛肉盖浇饭,偶尔也加3元钱的海味面,吃的很满足。然后我搬离了建设路,所幸的是在我新住处,牧电路附近,也有一家龙抄手,那里也经常成为我的定点食堂。但因在牧电路的时候自己在家做饭时间多一些,所以龙抄手吃的不多,回忆也没有前两个店给我的印象深刻。

总之,还是很感激前两个店,在我刚工作,生活拮据的时候,让我能吃的饱饱的,带着一种满足感回到住处。

关键词: 小吃 , 成都

我看到了成都的精液

  跟45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说,一直以为我们几个已经很坏了,为啥还是有妞儿说我们是好人呢,45用一种无比坚定的语气告诉我,因为还有很多比我们更坏的人。

  最近发现了一些很值得研究的事情,比如把一妞儿灌醉然后趁内妞儿神志不清的时候把内妞儿上了,这些事情45跟我都干不出来。一是我们从来不灌女人,和妞儿喝酒的时候我们只说我干了,你随意;二是我们绝对不会在妞儿不清醒的时候单方面的就把内事儿办了。

  我们很坏,但是我们又给自己设定了很多条条款款,很多莫名其妙的原则,所以我们没有好男人那样的福气找到个好姑娘,也没有比我们更坏的男人那样玩弄妞儿的大无畏的不要脸也不要皮的革命精神。

  自从上次5.12一桌人喝了6瓶白的,36瓶啤的后,我的咽喉就发炎了,慈铭组织了专家团会诊,给出的治疗方案是不吃药多喝白开水。熬到上周末感觉实在不行,偷偷去了省医院跟川大看耳鼻喉科,医生观点基本一致,开了点抗生素药。45又要批评我的谨慎了,屁大个事有必要跑2个医院,^_^,但就是这么谨慎的一个人对文曾经却是完全的信任。

  中午吃饭的时候跟一妞儿说这事,妞儿当即就怒了,妞儿说我在省医院耳鼻喉科实习了半年,你早说我就带你去找某某专家教授了,我真的很委屈,你自己早也没给我说过啊。

  晚上跟兜兜说话,我问内妞儿,天色不早了,你内男人还不拖你去陪寝。内妞儿说,他刚喊我去洗鸳鸯浴……

  强忍一股上涌血气给另一妞儿打电话“除了值班还是值班,你也不来陪你家哥哥了是吧”

  内妞儿用一种很低沉很压抑的声音说“我,我现在,朋友家,不方便,一会,给哥哥打过来”

  我操,我终于理解内值班的含义了。

  好吧,即便是这样,广大群众情绪很稳定,纷纷表示满意。

  只是在低头的一刻,我看到了成都精液

ps,此文截稿的时候才看到晚上蓓发的短信,很感动,^_^。

关键词: 卢蓓 , 精液 , 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