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

我们都是前戏控

记得我非常喜欢的一位词人,每逢需要写歌词的时候总是将自己封闭起来,强迫自己到达一个极其难过,甚至狂躁的地步,逼迫自己去面对自己内心最不愿意去面对的东西。我觉得很好,其实我从很久之前在没看到这位的时候就已经是这状态了。

我觉得写东西是要情感和氛围的,就像做爱需要氛围一样,如果说情趣内衣或者跳蛋什么的能够增加做爱的氛围,那也许所谓的憋屈和酒精以及一些失落也能够给我营造这样的氛围。

一个人在家里玩植物大战僵尸,手机屏幕亮了,远在北京的辰爷给我打来电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回到家就懒懒的躺沙发上不是看碟就是玩游戏,不想考虑问题,不想接任何电话回任何短信。辰爷是性情中人,性子直,我不接,哥们就一直打,记得当时哥们有媳妇的时候,晚上想留宿媳妇,媳妇佯装单纯不答应,内哥们就一直念叨一直念叨,最后媳妇走了,辰爷就不知道这种事情直接推倒办事就行了,哪有跟人说我想操你,你今晚不回家可以吗?还非逼着人回答的道理。

在辰爷的穷追不舍下,我接了电话,然后开始被迫回忆起在慈铭那些单纯的,快乐的日子。辰爷说咱信息部这周在密云聚餐,哥几个正喝着,想起你,给你丫打个电话问候声,说咱当初信息部这帮人,技术最牛逼都不说,心是真的齐,你咋就离开了。我说你瞎扯淡,心齐个鸡巴,老子第一次跟信息部这群白眼狼喝酒的时候,整个集团信息部加上北分公司一共20几号人马,日妈的每人一杯啤酒轮着跟我干,狗日的刘鑫更狠,说喝不来啤的,非鸡巴逼着一人一杯纯的二锅头,的亏哥们我练过,要还不给狗日的几个给整残了啊,辰爷就傻乎乎的傻笑了。

想想离开慈铭转眼就快一年了,这一年里,我失去了多少,得到多少,只有自己最清楚。在和景总探讨一些问题的时候,我总是认为选择比能力更重要,但景总说习惯了,习惯的力量是最强大的。我们谁也不能说服谁,站在各自的发展轨道上,我们的选择都是正确的。

人生就是这样,我们无法全盘掌控,也无法预知下一秒,所以我们只能接受,接受这些无预警的改变,接受现实的变化,也学会如何去理解这社会的生态。 

helmutsmits_1.jpg - 大小: 49.23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在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就去改变世界,当只能改变自己的时候,就试着改变自己,在夹缝中,也能找到快乐,有天我开着那辆里程超过50万公里的破车出去办事的时候,我依然想办法给自己找了点乐子,让自己一路看着彩虹走。

想起一个数据,男人积其一生的高潮,不过16小时,一个能活到78岁的成年男人,性高潮的总时间是16小时,平均到每天是2.02秒,真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看,生活如此美妙,何必成天被操,与其执着高潮,不如做足全套,换成老板的话就是把重结果改成关注过程,前戏也很重要。

关键词: 做爱 , 植物大战僵尸 , 慈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