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

无题

写完又一篇工程硕士的论文,已经快凌晨2点了,进入电力行业这一年多,我已习惯每做完一个项目,就主动或被动的帮局方一堆人写项目相关的论文。在准备关机的一瞬间,豆瓣FM缓缓流淌出一首歌,你的名字我的姓氏,于是我毫无征兆的失眠了。

习惯性的起身,想给自己来一小杯伏特加。我喜欢伏特加,大概就是因为它的简单,因为它的无色无味。有着饮酒习惯的我,结婚前各国家各品牌存了一橱柜,结婚后在书房偷偷丢上一瓶,在开心或者难过的时候随时喝一点,又不用担心口里的酒味被妻子闻到。我称伏特加为酒鬼酒,不为享受,纯为补充酒精,是一种没有品格的玩意儿,正适合我这个没品位的人。其实妻子是很能容忍我这些坏毛病的人,不想她担心,以为我不开心了,我只是偶尔需要补充酒精。

走到房门前才想起,我现在乐山,又是出差的日子。对于出差,“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如果让李煜回答,可能他会这么讲。“随便吧。”让我回答,只有这三个字。有时想想,出差途中,总会有人生就是一个背包的感觉──你只能背负最重要的东西。出差频繁了,每次在反复出入机场、车站时,看到场站繁忙景象,耳边响起熟悉的广播,登机口听到「bing」的一声,我总会有恍若隔世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一次出发还是一次回家。

深夜,在我遥远的回忆里,总会回到叫做龙结的那个地方,那个正对校门的三层小楼,我和我的好基友们就住在第三层的小阁楼里。课间十分钟的半场篮球,午休时的足球,每次进球都会引来女生的尖叫,下午放学后的体能训练,那个说好只做120个俯卧撑,但在最后师兄总是“119,最后1个,最后1个,最后1个,最后1个”,你只能在心里说“你妈逼的119”。长得像头藏獒的师傅踱步过来,“滚,去跑几圈”,“跑几圈?”我问,师兄递过去一支烟,给师傅点上,“跑到我高兴为止”,师傅一个侧踢,我瘸着腿开始跑。

我大学专业是计算机网络,在校的时候就拿了华为的中级网络工程师,Cisco的CCNA,现在公司负责商务,进入电力行业。但在我年少无知时,有谁知道我的偶像是昆沙,梦想是当大毒枭。在那小阁楼里,我写作业用马步,背课本时顺便练倒立,在阁楼外平台上,我一遍遍的侧翻、后空翻。少林小红拳、七星拳与长拳,我汗流浃背一遍遍的打,我是一个可以为理想去拼的人。

随着年岁的增长,身上承担的责任越来越重,放不下的名利也越来越多,冲动的费洛蒙也越来越少,思想逐渐被禁锢在固定的生活圈。说不清的情绪更是令人难过,幸好年轻时随心而游,在足够年轻的时候碰碰壁,撞撞墙,把我从做大毒枭的梦想中扯回了正常人的世界。

在这夏夜难得的清凉里,我在键盘上敲打着自己的心情,思绪飘得很远很远。黑夜过去,不知明天是阳光灿烂,热浪滚滚,还是风云变幻,暴雨倾盆。可生活还要继续,我们不得不面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沉沉睡去。

庄园.jpg - 大小: 454.62 KB - 尺寸:  x  -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关键词: 乐山 , 论文 , 毒枭 , 电力 , 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