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的文章

欧洲杯开赛,值夜班下发新电价,福兮?

很久没有值夜班了,今晚是今年的第一次吧,看着服务器上繁忙滚动的窗口,想起自参加工作以来,三个值夜班的时期。

毕业实习的时候,在idc工作,知道IDC工作性质的人都知道,选择IDC就选择了值夜班。那时留给我太多印象就是轮到值班的日子,大冬天早上也是背一床毛毯到公司。值班到下半夜基本没电话后,在地板上垫一层服务器外包装纸板,再把毛毯往上面一铺,躺下去裹起毛毯就能睡着。那时条件真的很艰苦,办公室连个沙发都没有。也会垫上一本Linux命令手册当做枕头,睡不着的时候就翻翻手册;偶尔也会选择回住处睡,为了省车费,大半夜的一个人慢慢从八宝街走路回到电子科大,每次远远看到水碾河轿子音乐厅的时候,就知道走了一半路了。

然后就进了事丰医械,厂里规定中高层要轮换值夜班,主要是预备处理夜晚的突发事件,和对夜间安全生产进行监督检查。那时厂里中高层也就四十来号人马,排除特殊情况的,我基本一个月轮到一次。到值班的日子,办事处下班后就开一台广本商务车从成都到新津厂里。然后一晚三次的绕厂巡视,每次耗时90分钟,要去12个点位签到,其中有几个点位在车间里。我最痛恨的就是进车间,每进一个车间,按规范洗手都要8次,换净化服等又要十几分钟,各种麻烦。

厂里规定工人在车间里不能瞌睡、不能吃东西,听歌等也是不允许的。其实对于不能在车间吃东西,我是很认同的,并且一直严格监督,毕竟我们的产品是关乎患者生命安全的医疗器械。不能睡觉我也认同,怕工人瞌睡了出事故。但对于不允许听歌,我对这事就放的很松。每通过层层净化消毒进到车间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我往往是先把门推开,给门口附近的工人足够时间收拾手机、MP3等设备,同时等他们把有人检查的消息传递到整个车间后,我才慢慢走进去。然后找到签到本,签上名字绕车间走几圈,看着没啥安全问题,再如此反复的去下一个车间。

每次巡视后的休息时间大概有2个小时,这时我就把商务车的座椅放平小睡一会,所以这段时间的值班还是比较舒服的。

第三个值夜班段,也就是现在。这份工作朝九晚五本无需值班,只是这个月涉及到本市智能电表阶梯电价调价工作的推进开展,我所在项目组承担了全市几百万低压居民用户阶梯电价下发工作,任务很重,压力也很大。因为项目涉及到保密,就不细说了,总之就是我又开始了值班生涯,所幸的是这段值班生涯大概只有一个月时间,更幸乎的是欧洲杯的开赛,在值班的夜晚,有欧洲杯陪伴,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呵呵。

关键词: 电价 , 欧洲杯 , idc , 值夜班 , 国网 , 事丰